开天录_第五章 入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五章 入水 (第1/3页)

  巫金跪在地上。

  双手握拳,浑身是血。

  他抬起头,看着中年男子,竭尽全力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“这是我弟弟,最小的弟弟。他才十一岁,十一岁!”

  “他不能修炼,他天生体弱。”

  “他对你们没有任何威胁,不会有任何威胁……”

  重重呼出一口气,巫金鼻孔里喷出了两条血水,他双拳杵在地上,弯曲腰身,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坚硬的地面上。

  ‘咚’!

  ‘咚’!

  ‘咚’!

  巫金磕着响头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  一边用力的磕头,巫金一边惨笑:“他没有报复你们的能力,他根本没有报复你们的能力……他识字,认识很多字……他还会算术,他懂记账……”

  巫金抬起头来,笑看着中年男子,扭曲的笑容看上去很丑陋。

  他额头上的皮肉裂开,鲜血顺着面颊流淌了下来,他舔了舔嘴角的鲜血,干笑道:“我没用……我害死了老三……还害死了老二……”

  “你们想要出气,杀了我!”巫金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,年轻的面庞扭曲到了极点,再也无法保持那丑陋的笑容。

  他,也怕死啊!

  他还年轻,巫铁才十一岁,可他巫金也才二十不到!

  正年轻,还没享受生命的美好……尤其巫战喝多了劣酒,偷偷摸摸的、不正经的向成年的大儿子、二儿子描述过女人的美好……巫金一直充满了憧憬!

  他,真的不想死!

  他怕啊!

  手指哆嗦着,将身上残破的细麻布衣撕开,露出肌肉虬结的上半身。巫金抬起头来看着中年男子,一边流着泪,一边哆嗦着,一边带着扭曲的笑容哀求他。

  “要出气,杀了我……五马分尸也可以……可是,老四他还小……还小……”

  中年男子歪着头,上下打量着浑身是血的巫金。

  “你……多大了?”中年男子温和的问道。

  “二十……快二十了!”巫金身体微微哆嗦着。

  隔着三十几米远,敌人呈半圆形包围了兄弟两个。死亡的黑影笼罩在巫金心头,恐惧紧紧抓着他的心脏,眼前发黑,喘不过气,巫金真的害怕。

  他反过一只手搂住了巫铁瘦弱、冰冷的身体,巫铁在剧烈的颤抖着,巫金强压着心头的恐惧,向中年男子笑着,极力的强笑着。

  “我家,只有我爹和我兄弟四个……放过老四,杀了我,不会对你们有任何威胁……”

  巫金咳了一口血。

  “老四识字,懂记账……把他卖成奴隶也好,识字、懂算账的奴隶,很值钱!”

  巫金看着中年男子胸口那硕大的纹章……

  黑雾翻滚,白色的骷髅手掌从黑雾中探了出来,几枚染血的金币躺在骷髅掌心。

  “钱……金币……老四很值钱!”

  中年男子手中蝮蛇头木杖轻轻点击着地面,他歪着头,认真的看了看巫金,然后阴着脸摇了摇头。

  “真是让人羡慕的兄弟情深……好多年前……”

  抬起头来,中年男子笑了笑。

  “呵,多少年前的事了……嗯,似乎,也曾经有人这样护着我!”

  “兄弟情深哪!我都快被你们感动了!”

  摇摇头,中年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:“可是,斩草要除根哪!”

  “快二十岁的半步感玄……而且你爹,居然是正儿八经的重楼境,还领悟了神通……”中年男子目光闪烁的看着巫金、巫铁兄弟两。

  “在这穷得掉渣的破地方,快二十岁的半步感玄……最多四十岁出头的重楼境?呵,你当我蠢啊?”

  四周二十几个敌人低声的咕哝起来,中年男子的话引发了他们心头的不安。

  怎么看,巫家这父子几个,不应该出现在这破烂地方。

  中年男子举起蛇杖,细长细长的蛇杖一点,尖锐的杖尾洞穿了巫金的肩膀。中年男子双手用力,巫金痛苦的呻吟着,硬生生被中年男子用蛇杖挑了起来。

  “可是,我家老四……他什么都不知道……他什么都不懂……他不能修炼……他对你们……无害……”

  巫金双手抓住蛇杖,艰难的笑着。

  浑身血水、汗水犹如小溪,顺着巫金的双腿流了下来。

  巫铁瘫坐在地上,四周大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